当前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Twins的结局

Twins的结局

Twins的结局

  Twins 在几年后人气下滑,己经无利可图,英皇眼见合约还长长的,不可能让她们在这裹白吃,竟想出了把她们的合约转售予乳牛公司!     乳牛公司大吃一惊,没有想到这样大牌的明星也会当乳牛,不过英皇提出的价格也合理,结果他们很快便答应,还立即筹集资金。虽然Twins 卖价还算合理, 但乃比其它乳牛贵至少10倍,是乳牛公司的大投资。     由于Twins 之前近10年间,工作、接客太频密,因此在绝大部份检查中也不 合格,而且情况也颇严重(事实上,报章也曾指两人机能己和40岁的妇人无异)。   不过,乳牛公司仍希望用两年时间让两人调息身体,一方面是让两人有资格成为A 级乳牛,以售得更高价钱;另一方面,也可以有限量地出租,赚一些租金。   因为合约以年期作单位,所以签约后跟正式移交还差上半年。想不到杨受成乘机替Twins 接拍3 点写真和3 点三级电影,赚多最后一笔。为怕群众很快对Twins 的胴体失去幻想和兴趣,乳牛公司决定接管后,忍痛把她们评为B 级乳牛,并立即屠宰……   --------------------------------------------------------------------------------     清洗     Twins 来到屠宰场时,己经赤裸裸。阿Sa和阿娇都显得十分不安,不竟她们 不是为贪一两年虚荣,而主动投身乳牛界的女生。她们先来到清洗室,室内己有三、四名穿上消毒衣的人员,拿着各种清洗工具等候她们了。基本上,两人的身体己洗洁干净了,来到这里,是为了清洗体内污物。     「谁先?」其中一个人员问。     「就我吧!~ 」阿Sa抢先回答。一直,阿Sa也很保护性格柔弱的阿娇,即使面临死亡,也是一样。     于是,两名工作人员就分别捉住阿Sa的一只手,另一名就拿着一条喉管走到她背后,插入她的菊门。这喉管也有吋半阔,一插入就痛得渗泪了,不过阿Sa一向嘴硬,没出半句声。该人员见喉管插得妥当,便开水灌肠。「     Industrial Development Corporation of South Africa Limited咕~ 咕~ 」 的声音不断,附于喉管的数表的数字不停跳动,阿Sa的小腹也澎涨起来,痛得她面部表情也绉在一起。才一会,阿Sa的肚子己大过快临盘的孕妇,突然传来「B~B~」 的声响,只见喉管上的数表停在5.00ml,这时水也停了。背后的人员向另外两个点头示意,两人都同时将一只手放在阿Sa的大肚上,「1~2~3 !」那人将喉管抽 出,另外两人同时使劲按着阿Sa的腹部。一剎间,一条啡色水柱直喷到墙边,阿Sa也最终于忍不住,大叫出来。旁边的阿娇吓得双手掩嘴、流出两行泪。     工作人员草草冲走墙上、地上的秽物,又再把喉管插入阿Sa的菊门。为了保证她们的体内洁净,这工序一共重复了两次。最后,工作人员把喉管抽出,其中两个扶着全身无力的阿Sa到墙边,并把一直躲在一角哭的阿娇拉到场中心,进行清洗……     这时阿Sa己经太累,不管外面怎样,都很快睡着了。直到她被阿娇的挣扎声吵醒时,阿娇己进行最后一次的灌肠了。阿Sa半爬半走的走到阿娇身边,一只手握着她的手,另一只则轻抚她的秀发,在耳边安慰道:「阿娇不用怕,有我在~ 」、「闭上眼,当睡觉吧~ 」……果然,阿娇平静多了。当喉管拔出,阿娇整个人己倒在阿Sa身上。阿娇抱紧阿Sa,不停哭,阿Sa则哄小孩睡般哄着她,很快,阿娇也因太累睡着了。     突然,屠宰场的门打开,从门内传出一把声音,「时间到了,谁行就进来啦~~」。     这声音对于阿Sa来说,有如地狱的呼召。她看着睡得正甜的阿娇,毅然下了决定,轻轻放低阿娇,大踏步的走进屠宰场。   --------------------------------------------------------------------------------     屠宰     因为Twins 曾红遍华语区,甚至在日本也薄有名声,乳牛公司特意破格,让她们被表现特出的学徒屠宰,名为给学徒试刀,其实是把她们的待遇A 级化,目的当然是希望能售得更好的价钱。     阿Sa进入屠宰场时,己有三名学徒在准傋屠宰的工具,但她连眼尾也没看他们,高傲的自行爬上将执行屠宰的桌上,那种不屑的神情是之前的乳牛都没有的。   看到阿Sa这种态度,学徒也不禁错愕起来,不过他们始终受过专业训练,很快便回复情绪,准傋屠宰……     学徒先把阿Sa的手脚扣上铁铐,这时她己被拉成「大」字形了。一个学徒拿着剃刀,走到阿Sa臂开的大腿间,在小腹对     Internet Web Application Development下的地方扫了几下,一束束的阴毛 便落在桌上。其余两名学徒也开始检查阿Sa身上有否多余的毛发。     之后学徒对阿Sa说:「快张开口吧,我们现在给你吃增乳药剂,之后便会替你开乳线。」,只见阿Sa没有反应,也不张开口。学徒再说了两遍,可是阿Sa还是不开口,于是他掐着阿Sa的颚骨,用力将她的口掐开,想将增乳药剂硬灌进去。阿Sa疯狂扭动身躯挣扎,两名学徒分别紧按着她的双手双脚,药剂才能全部灌进。   这时学徒松开在阿Sa颚上的手……突然「呀!~ 」的一声出自这学徒,只见他的手套染满血色!原来阿Sa趁他松手之际,噬了他一口!这学徒的手指顿时被咬断,幸好还在手套之内。他立即被扶到治疗室,乳牛公司亦派出医生,准傋实时搏合。这时两名吓呆了的学徒听到阿Sa「哼!~ 」一声冷笑,面露自信之情。这两名学徒真的魂飞魄散了,事情完全出符意料……     虽然这种情况前所未见,但拍摄己进行了,不能终止。乳牛公司为了安全,决定增派三名学徒以代替那个受伤的,令现场学徒增至五人。     跟着原是开乳线的手术,但因之前的事,学徒们都不敢先触及阿Sa,阿Sa更嘲笑他们是「连女子都怕的窝废」。过了良久,才有两名学徒分别抓住阿Sa的双臂。正当她想伸口去咬,头虏就被一个壮建的按紧,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另外两名学也群起而上,把阿Sa制服了。阿Sa初时还在顽抗、破口大骂,一会儿情绪平伏后,又冷笑起来,挑起说:「来吧!老娘准傋好啦,还等甚么!~ 」。学徒们立时起尽鸡皮。     负责手术的学徒,用手固定着乳房,集中精神把幼细无比的针,从侧边刺入乳房根部。被这针刺入胸前原是痛不可当,但阿Sa只眉头微绉一下,若无其事的讽刺:「好痛,痛得像蚊吃一样~ 」。接着,针又刺到另一边,阿Sa还是作出一副无关痛痒的脸。     就在针抽出的一刻,有另一喉管插入阿Sa的阴户,还发出「嗡~ 嗡~ 」声响。 学徒把附有震蛋的喉管插入阴户后,左推右钻的,终于给他找到G 点。G 点被刺激,阿Sa怎也挡不住生理反应,立即泄出淫水。同时,两条端头是吸盘的幼胶管也吸在阿Sa的乳头上。吸盘上的摩擦加上学徒们双手的搓弄,阿Sa的乳液也开始注入胶管。虽然阿Sa因连番高潮而不停颤动,但却又摆出一副「死鱼相」。阿Sa就是不合作,分明是要跟乳牛公司作对!~     十数分钟后,虽然阿Sa仍在颤动,但淫水己流不出来了,乳液也快吸干了。于是,学徒把三条喉管也拔掉,这意味真正的屠宰将要进行了……     学徒看了容器,如实报数:「乳牛7301号,乳液500cc ,淫水……」,两项 数字也是失收。阿Sa成功了!~ 刚喘完气的她又开始冷嘲热讽,笑那搓她乳房的,下体没反应,定是性无能;又笑其它裤档隆起的,不取干她,都是没出色……然而,学徒也拿起厨刀了……     阿Sa仍面无惧色,就像无视这学徒,但心底其实己吸了一口气。学徒先是把左手固定阿Sa的右乳,右手便一刀刺入乳房的根部,接着刀柄一旋,用的正是「圆刀法」,转了一圈后,便会刀锋承着完整的右乳,放到旁边的容器。很快,学徒用同样的方法,把阿Sa的左乳也割了下来,放在同一容器内。两乳在容器上,仍然圆润光亮,只是有点苍白。     阿Sa少了可爱的双乳,却多了两个大血洞,鲜血不断流出,流到屠宰桌上的小坑,会集到储血盘。阿Sa这时痛得关,但仍不示弱,以「哈、哈、哈……!~ 」狂笑掩饰自己的痛楚!这的确令学徒们被吓得一把汗,他们己觉得自己面对的,是一只不懂痛的怪物……     他们怕还怕,不过仍继续工作。另一名学徒用尖刀刺入阿Sa的髋骨两侧,不待她看清楚,己缘着骨骼边缘?了一遍,全程不到五秒,阿Sa的美臀便和身体分离了。两名学徒把臀部移到一个大盘上,立即盖上保鲜纸。阿Sa那面,只见鲜血涌现,而灰白的盘骨己清可见。     之后,两名学徒把阿Sa上身扶起,作座立状。臀部被切去,己是鲜血横流,现在移动伤口,绝对是痛上加痛!阿Sa趁被扶起,向一学徒吐了沫口水!看见这学徒怒目而视,她苍白的脸又得意地笑了,把挑再升一级!没有臂部的身躯,基本不可能座稳,所以两名学徒仍要扶着阿Sa,由第三位学徒用刀。     他拿着两呎长的片肉刀,由阿Sa膊头背的肌肉开始,一下下的上下拉动,贴着骨慢慢切割至尾龙骨位置,一整片背肉就己脱离了母体。背部渗出血泊,阿Sa仍在笑着,但己笑不出声……背肉之后,学徒也开始片割了小、腹部的肌肉,并将肉片一块块的陈列在精美的花碟上。完成了片割,学徒们于是把阿Sa的身躯平放,回复她原本的姿势。不过现在阿Sa背部的神经线都暴露出来,一碰及屠宰桌……痛苦之程度可想而知。     接着又换另一学徒来,把刀子由盘骨边切入,游过嫩肉,在关节上割了几刀,很快两腿就切出来了,有点传说中的「庖丁」的风范。这时阿Sa只剩下没皮的上半身。直到现时为止,阿Sa还没叫过一声。     学徒又换了尖幼的细刀,趁阿Sa不太为意,使捅入了她的阴道!阴道是人体神经最     多、最复习的地方,这一下阿Sa真的忍不住大声呼叫!她想翻身挣扎,却被四名学徒重重制住。刀子在阴道划上一圈,学徒就把整条阴道拉出,阿Sa下阴的位置立时喷出鲜血。学徒把手上血淋淋的阴道,放在早预傋好的冰镇上。在冰镇的衬托下,这条被无数富翁干过的阴道,显得格外晶莹透。     阿Sa还来不及感受痛楚,学徒又一臂探进她下阴的「血洞」。一瞬间,子宫、卵巢、大小肠、肾等内脏,都给赤手掏空了。阿Sa面色渐蓝,己痛得麻目,放弃挣扎了。就在桌面,学徒把内藏整齐排列在碟上。     刚才被吐口水的学徒,走到阿Sa耳边反挑:「好妹子,我要给你开胸腔了!~ 」。他拿着牛肉刀,在胸口处下刀,右手大力一拍,刀才切入胸腔。他用力一下一下的割开胸腔,抵至腹腔。跟着,他再用手抓住?开了的地方,硬硬把胸腔拉开,只见心、、脾、肺铺陈在内。学徒们都趁机触摸活生生、跳动的心脏。   之后学徒再把内脏掏出来,将每件内脏哄上阿Sa面前炫耀。内脏掏光后,又砍掉了两臂。除了头虏现在只剩心、肺来维持阿Sa仅有的生命。     她揭力吸口气,作出微弱的反击:「是砍……心……还……还是……头……先?……也没所谓……老娘不怕!~ 」。声音极细,但却惹得那学徒盛怒,立即挥刀砍下阿Sa的头虏。被砍下的头虏仍带微笑,在那学徒眼中,好象是在耻笑自己……     阿娇早已醒了,看到一排骨从屠宰推出,不问也知是谁……两滴眼泪落下,相处十年的伴走,她顿时觉得生无可恋。突然她豁出去,决定要赶去陪阿Sa共赴阴司,于是昂然踏入屠宰场……   --------------------------------------------------------------------------------     后话     虽然阿Sa在精神上,战胜了负责屠宰的学徒,但她和阿娇的肉还是被制成各样食品。     两乳都被分别包装;臀部分别被切成近千块、分成十包的鲜味刺身;背脊、小、腹部的肉被切成透光薄肉片,同样分成十包,乳牛公司还建议用铁板烧或火锅形成进食,说会更美味;腿、臂有的制成火腿、肉,有的切成刺身,更有未加工的;阴道也被片成上千块薄薄的刺身,是乳牛公司的宣传重点。至于内脏,乳牛公司将其配合其它食物,以汤料型式出售。     一些难以用人手处理的肉,便改用机器搅成肉团,塞入子宫、大小肠内,制成香喷喷的香肠;脑浆之后也从头虏中提     取出来,制成罐装食品。     为了隆重其事,乳牛公司首次以拍卖形式出售B 级乳牛,而且在拍卖前,播出屠宰的过程。讽刺的是,原本阿Sa跟乳牛作对的「刺激演出」,反使顾客竞投欲望急升,变相为乳牛赚更多钱。竞投相当激烈,往往是约底价的十倍成交。可怜的阿娇风头不及阿Sa,令其「肉价」不到阿Sa的一半。     在顾客中有不少是Twins 的歌迷,部份更表示不会吃偶像,只会留为纪念。拍卖得到胸前成功,润利是全年屠宰A 级乳牛的总和,这下乳牛可乐翻天了!~   英皇眼见有利可图,本希望和乳牛公司合作屠宰容祖儿、Yumiko等女星,但却被乳牛公司以英皇之前「不守交易道德」为由所拒。结果,Twins 成了史上唯一的「明星乳牛」。     不过,当日竞投品中,并没有两人的头虏。原来这早被内部高额认购了……   一日,乳牛公司的速递员到香港,正式把Twins 的头虏交给一个中年男人。那男人关门后,一边拆开包装,一边叫着:「Edison,货送了来啦!~ 」,只见 歌手陈冠希在房中跳了出来。男人一手把阿娇的头虏递给Edison:「这是你女友, 给你好了!~ 」「多谢成Unlce !~~Oh!So Great!~ 太完美了!~ 」Eidson一 边赞叹,另一只己经拉出拉炼,亮出阳具了。成龙也不执书,把整条裤脱下,在8 吋巨棒阿Sa头虏的嘴里。两人拿着Twins 的头虏疯狂抽插,不消一会,两人狂 吼「呀呀呀!~ 」,把精液都喷到她(它)们脸上……     之后,每逢这里搞派对,这两个头虏,都会成为最受欢迎的「玩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