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初见主时心茫然

初见主时心茫然

初见主时心茫然

  有机会可以见主人了,心中些许喜悦,些许不安。准备了几日,约定之期的前两天,网上见不到主人,打主人的电话,里面提示关机,沮丧之情油然而生。也许是主人不愿见奴儿了吧,心中这样猜疑,不免又安慰自己:这样也好,省却诸多情结。心中笑起自己的愚痴来,可仍然抱着一丝幻想,前一天上午决定最后一次再打主人电话,没想到的是电话通了,更没想到的是主人肯定地答应要来了,奴 的心中慌乱、惊喜、着急、愧疚交织在一起。匆匆做完该做的事情,紧锣密鼓地准备起见面的事来。      主人本说没有手机,可早上六点,主人就发来短信说上车了,并告诉手机号,奴心中充满感激。待事情处理完毕,着急地赶往车站,奔向与主人见面的地点。终于比主人提前一些到了,见面的地点在奴附近的城市,奴要尽力先安排好。本希望在主人下车的附近找个地方,听信了出租车司机的话兜了一大圈,所订的宾馆却让主人也跑了一段时间,恨自己没有事先打听清楚。时间已来不及再找个茶座作为进房间前的铺垫了,奴想如果见面不太满意,房间也可作为招待远方来客之所吧。      刚告诉主人房间号后几分钟,敲门声便响起了,打开门,与照片上没有多少差别的主人进来了,只是脸上带了些长途坐车的疲倦。请主人坐下后,随意谈了起来,奴儿自信地带着笑容,关切地询问主人近况,心中有份坦然。毕竟没有确立主奴关系前,一切都不存在。      谈话稍停,主人微笑着向奴儿招手,示意奴儿开始。奴儿不由自主地站起身走到主人面前,奴心中一直记得主人说过的,第一次必须绝对服从。毕竟是第一次,奴儿不好意思跪下去,脸偏向了一边。主人拉起奴儿的手,再次示意奴儿,奴儿知道再也不能犹豫了,心中一横,跪在了主人面前。主人捧起奴儿的脸,亲吻起奴儿的脸,奴儿马上就有了状态。“紧张吗?”主人柔声问。“有点。”奴儿轻声回答。主人温柔地揉捏、亲吻、拍打奴儿,奴儿知道这是主人在缓解奴儿的紧张情绪。“把衣服脱了吧。”主人轻声说。“门还没关好吧。”奴儿提醒主人。“我去关。”奴儿跪等主人关好门回来,脱下了穿在外面专为见主人而买的毛衣、裙子,里面是为主人准备的一身纯正红色内衣,奴儿是主人的奴隶新娘,奴儿喜欢穿主人也喜欢的红色内衣。      奴儿顺从主人趴在主人膝上,主人扒下奴儿的裤子,啪啪地打起了奴儿的屁股,这是奴儿最喜欢的,奴儿马上完全进入了状态,倒入主人的怀中,奴儿没了意识,成了主人的工具。主人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红领巾,奴儿知道主人要以它为替代物作为奴儿的口衔,心想主人真能想得出。扎好口衔,主人带奴儿到了床上,让奴儿脱下上衣、胸罩,奴儿没有理由不听从。奴儿配合主人趴在床上,主人替奴儿脱下了下面的所有衣裤。奴儿现在真正是一丝不挂了,心中又羞辱又喜悦。主人在奴儿身后好像拿出了什么,奴儿想一定是绳子了,因为主人说过的。果然主人用长长的红绳绑起奴儿了,主人将奴儿的手脚拉到后面捆到了一起,奴儿不反抗,顺从地让主人捆绑,尽量让主人捆得好些。绑好后奴儿虽有些不适,但心中高兴。主人再问奴儿“害怕吗?”口中不能说话,奴儿摇头作答。“喜欢吗?”奴儿点头表示。主人告诉奴儿他要去洗澡,要奴儿稍等一会,奴儿怎能不愿意,等主人是奴儿份内之事。主人轻轻拍打奴儿,奴儿知道主人是在安慰奴儿。等候主人的时间也是一种折磨,有捆绑的不自由,有口衔的束缚不能出声,但奴儿喜欢。奴儿想到自己也终于能像网上的M一样被捆绑,束口,内心感受到的只有欣喜。主人裹着浴巾出来了,坐到奴儿的旁边,抚摸起奴儿来,奴儿任由主人抚摸,奴儿在主人面前再没有了自由,奴儿也不要自由。主人掰开奴的双腿,察看奴儿的下面,奴儿知道下面已经湿了。过了一会,主人解下了奴儿的口衔,奴儿终于可以出声了,“真好,主人,比QQ聊天好多了。”“那当然。”主人解开了绳子,还替奴儿揉捏绳子勒过的地方,主人真温柔,担心时间太长奴儿会受不了,其实奴儿一点也不难受,真希望让主人多绑一会。      主人抱起奴儿放在膝上,又啪啪地打起了奴儿的屁股,奴儿叫着,屁股应和着主人的拍打扭动着,奴儿感受到了疼痛,以前只是想象打屁股,没想到真打起来还真有些疼痛,好在主人并不用力,只是轻轻几次之后才有一次略重些的拍打,即使重些也是奴所能忍受得了的。      主人让奴儿在床上跪在主人面前,“愿意舔主人吗?”“愿意。”这也是在网上重复了很多次的话。“愿意舔主人哪儿?”“随主人便了。”奴儿依旧如网上一样回答主人。“主人躺下,看你能从哪儿舔起?”奴儿从没做过,看着主人高高翘起的宝贝,不知道从哪儿舔起能让主人高兴。“主人说吧”奴儿害羞地央求着。主人体谅奴儿,不再为难奴儿了,“先舔脚吧。”奴儿遵从主人的命令,舔起了主人的脚,奴儿不敢违抗主人。虽然奴儿以前从没舔过脚,但为了主人,奴儿卖力地逐个舔吮主人的脚趾头,相信主人的脚一定事先洗得很干净了。奴儿从脚至腿一点点地舔主人,不放过一点地方,奴儿想让主人的每一个地方都沾上奴儿的口水,舔得很慢很仔细。没想到舔到主人大腿根部的时候,主人竟然示意让奴儿舔主人的屁眼,虽让奴儿吃惊,但奴儿不敢不舔,奴儿舔着主人软软的屁眼,想起以前主人问过是否愿意舔这儿,想必一定是主人喜欢的了。主人让奴儿舔了很长时间屁眼,才让奴儿绕到前面,奴儿知道主人定会让奴儿舔主人的宝贝了,果然如此。奴儿颤微微地将嘴凑向主人的宝贝,奴儿除了老公以外,再没见到过别的男人的宝贝,不由有些紧张,但不管怎样,奴儿必须舔吮,因为是主人的宝贝。奴儿低头一点点地舔了下去,终于将主人的宝贝含在了口中,吞吐,吸吮,奴儿要让主人高兴。      主人要换种方式捆绑奴儿了,让奴儿双手放到脑后,将两手捆起,然后让奴儿跪在主人面前,揉捏着奴儿的嘴巴、脸颊,忽然主人拍打起奴儿的脸来了,先是轻轻的,很有节奏,奴儿不由自主迎合着主人拍打,奴儿喜欢被主人打耳光,主人也许也觉察了这一点,稍稍加重了力量,奴儿承受着主人的耳光,感觉到了做奴的羞辱及释然。主人没有打太长时间,担心会太重留下痕迹吧,主人一直很注意这些,奴儿感受到主人是个细心的主人。      主人解开了奴的绳子,让奴休息,同样替奴儿着揉捏绳子勒过的地方,奴感激地望着主人,“没关系的,主人。”“不能时间太长的,不然会血脉不通的。”多好的主人。      主人让奴作躺在主人的怀里,主人抚摸着奴儿的身体,“主人,奴儿的下面湿了很多了。”“那很好啊,说明有了效果。”“主人有效果吗?”“你看呢?”“奴儿不知道。”“看看下面就知道了。”主人又顺手拍打起奴儿来,这次奴儿不再感觉到疼痛,有的只是作奴的快感,主人也加快加重了力量,但奴喜欢,再说主人打得再重也是有所考虑的,他一定担心奴初次做会受不了,所用力量全都在奴所能承受的范围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