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性奴女翻译

性奴女翻译

性奴女翻译

当多年的老朋友兼同行前辈郭鹏把小红介绍到刘广宇的《时尚》杂志社时,刘广宇并没有特别地去注意这个新来的女翻译。        二十三、四岁的小红穿著很休闲,一米六几的身高,看上去并不是那种特别重视打扮的女生;她的长相说实在也就中等偏上的水准,垂直的头发不算很长但也能及肩,眉眼和嘴巴都比较大,家常的气氛中倒是有那么点野性的味道。不过刘广宇并没什么兴趣,因为既然是郭老兄介绍来的,多半又是他的什么情人吧。        他们哥儿俩从二十岁左右认识,一块玩到如今快三十的岁数,交情虽好,但也还没到「朋友妾,不客气」的地步,况且,对于美国日本都留过学,已经品尝过不少东方和西方姑娘滋味的刘广宇来说,这种程度的外表还不足以勾起他太多的遐想。        「这郭老兄的口味就是杂啊,什么口味的他都好,前两年是歌手,这回又是个完全家常的了……」刘广宇私下里和亲信的主管聊起这个叫小红的翻译时,曾经这样说道:「不过人家的事情咱们也不管那么多,反正她工作能力确实还真不错。」        这是实话,虽然小红的打扮不是那么特别时髦,但做起这《时尚》杂志的新闻和资料翻译,却着实地完全不含糊,每天上班后踏踏实实地做在计算机前面埋头工作,不管是时装还是化妆品消息,或者什么娱乐圈的信息,都能很快地把稿子翻译整理出来,而且内容上面从来不会出那种因为对某些概念完全外行而导致的硬伤。到职两个多月以来,她的成绩和水平在杂志社上上下下是有目共睹的。        「行啊老兄,那姑娘的水平还真不赖,要是没有嫂夫人在,我估计你就把她留在你那边做事了吧?」        这是刘广宇杂志社大楼附近的一处小酒吧,他和郭鹏凡是单独约着小酌聊天通常都是在这个地方,这里音乐不是很吵,也没有那么多喧闹的酒客和流莺,两人往往在这里通宵畅饮,无所不谈。此刻已经是半夜。        「介绍过来给你用还不好?」郭鹏举起喜力酒瓶和刘广宇碰了一下笑着说:「听你这么说,就是说小红还好用吧?」        「哈哈哈哈,上班时候是我用,下班就是老兄你在用了啊,我怎么知道好不好用?再说她那样的类型,我确实兴趣不大——太乖了。        「哎,这次你老弟可走了眼了,」郭鹏说:「你总该听过『闷骚』这个词儿吧?」        「哦?——是那种类型吗?别说,还真没看出来。」        郭鹏没有立刻回话,微笑着似乎在考虑什么,过了几秒钟突然凑近刘广宇用稍微小一点的声音问道:「怎么样?今天要不要一块去试一把?」        刘广宇一下子有点懵,这样也行?他和郭鹏交情归交情,但还从没在一起玩过姑娘,况且要是应召的妓女还好说,事先说好了怎么都好办,可这情人毕竟就是另一回事了,这老兄今儿不是喝多了吧?        「我当然是没问题,不过是不是有点……」        郭鹏看他发楞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放心,放一百个心,什么也不会妨碍,我先给小红打个电话让她准备一下。你老弟先买单吧,今儿的酒你来请,一会的娱乐我来请,这不就扯平了吗?」        小红租的住处离写字楼不远,正好也喝了酒,两人便都没有驾车,闲聊着信步走到小红住处的小区。上了二楼,郭鹏突然对刘广宇说:「一会你先别出声,我安排好了,决定权都在你。」        「哎?」刘广宇显然没明白郭鹏的意思。        「马上你就明白了。」郭鹏随手转开了防盗门。        小红的家门居然没有锁上,估计这也是郭鹏在电话里的吩咐吧。郭鹏把刘广宇让进门随手上了锁,两人直接走进卧室。        虽然之前来过一次,但这还是刘广宇第一次进到卧室,屋里只开着一盏床头灯,光线比较暗,但可以清晰地看到床边,端正地跪坐在地毯上的女人身体,似乎是全裸着的。        「小红。」郭鹏开口了。        「小红恭迎主人。」这无疑是小红的声音,但是和平常在办公室的时候有种微妙的不同,那种恭顺而驯服的温柔语调,一瞬间让刘广宇觉得自己来到了古时候的王侯之家,而不是二十一世纪的友人情妇家中。        我操,他们原来是这种关系啊!这大哥比我想的更有一套……刘广宇脑海中刚冒出这个念头,随即听到郭鹏问:「我吩咐你的事情都明白了吧?」        「是,主人要带朋友来一起用我,所以在客人允许之前,我不会看到客人的样子。」        刘广宇这才注意到,小红戴着幪眼罩        原来不要出声是这个意思……刘广宇一边想着,一边发现自己双腿间的小兄弟已经开始有所反应。        郭鹏示意刘广宇在☆上坐下,拉起小红脖子上的一根带子,牵着她来到刘广宇面前,刘广宇这才看清楚,小红的脖子上原来戴着一只宠物用的项圈,而在被郭鹏牵着的时候,她一直很自觉地以双膝着地的姿态跪行,身体前倾,一对微微下垂的乳房比平时看起来更加丰满诱人。注意到这两点之后,这种感觉令刘广宇的小兄弟更加兴奋。        「现在你就在客人的面前,该对客人问候一下吧,知道该怎么做吗?」郭鹏问道。        「是……欢迎主人的客人来一起玩小红,小红会努力让客人满意的……」小红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双手摸索着解开了刘广宇的腰带,刘广宇稍微抬起腰身,让小红能够顺利地把他的长裤连同内裤一起脱下,随后小红轻轻握住那根早已硬挺的阴茎,低头张开双唇吮吸起来。        这时郭鹏已经脱下了自己的裤子,坐到旁边的☆上拿出香烟,给刘广宇也递了一支,两个男人便穿著衬衫,一面吸着烟休息,一面交替享受着小红的口舌服务。在郭鹏需要的时候,他就会拉动项圈上的绳子让小红跪着移动到自己的双腿间,再过几分钟又会用脚推推小红的身体或屁股,示意她过去伺候刘广宇,刘广宇让小红连吸带舔几分钟后,也照样用脚把小红再推向郭鹏。        小红十分顺从地交替为两人埋头做着口交,她的口交技巧不算生涩,但力度不大,同时却又「吱啾」有声。这样能让男人既感到舒适快意,又能在刺激不算太大的情况下轻松地做较长时间的享受。        应该是郭鹏调教的结果吧?刘广宇想,同时他看到小红十分自觉,在从一边的胯下转向另一边服侍时,会留一只手握住没有用嘴伺候的阴茎,上下揉动;而且还会有意把上身抬起一些,让男人在接受口交的同时,能更方便地伸手玩弄她饱满的双乳。        在小红如此的伺候下休息了片刻,刘广宇有点被舔得兴起,向郭鹏做了个征询的眼色,用手指指床,示意是否可以正式提枪上马。郭鹏自然不会扫了好友的兴致,当下站起身来拉拉小红项圈上的绳索。        小红顺从地松开刘广宇的阴茎,让郭鹏牵着爬上床趴着翘起屁股,一边扭动着一边说话:「请、请来尽情地操小红的小屄吧……」结巴的语气似乎也表示出她在觉得羞耻,但毕竟也是主动说出来的。        刘广宇发现,小红的屁股和乳房一样,比平时穿著衣服时看上去要圆润而有弹性得多,但比起这个令刘广宇更加兴奋的是,平时的小红半个脏字也不会说出来,在办公室里听到同事们有时开个稍微色情的玩笑,也只会带着少许脸红地跟着微笑而已,可现在却实实在在地说出了这样淫贱的话语,这就让刘广宇这种虽然经验不算少的男人,听在耳中也感到一种莫名的亢奋。        郭鹏拉开床头小柜子的抽屉,取出一只避孕套递给他:「来,兄弟,看你兴致不错,正好你是客人,你就先用吧!」        这就没什么好客气的了,刘广宇点点头,接过避孕套撕开戴上,一手扶着阴茎,一手按着小红浑圆的屁股,对准那早已湿漉漉的洞穴一插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