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清蒸美女之警花艳母

清蒸美女之警花艳母

清蒸美女之警花艳母

  五月的江南,景色怡人。时值周末,我一个人在家收看着正在现场直播的南国美女大赛,宣布名字的时候到了,我激动的等待着,因为我的妈妈正站在佳丽们中间,等待着结果。“金奖获得者:东方月!银奖获得者:孙俊华!”      我激动的跳了起来,妈妈得了第一!我的班主任得了第二名!而且她们还分获美乳、美臀、美腿等单项奖!节目结束饿,我等待妈妈回来。哎,妈妈真行!妈妈今年才三十一岁,她十八岁那年,还是警校学生的妈妈认识了爸爸,一年后有了我,没有多久,爸爸去世了,妈妈虽又嫁了几个人,但依然是那么美丽,更有一种成熟的美艳。妈妈现在在市警察局工作,是无人不知的警花。一个小时后,妈妈回来了,我们自然一番庆祝。      “你班孙老师这次得了第二名,看样子很不高兴,你注意些,她可能把气撒在你身上。”妈妈说。      “没关系,孙老师还不错的。”我回答。说真的,我已经12岁了,特别喜欢妈妈和孙老师,她们美艳的娇容、性感的身材无一不使我冲动。      第二天去了学校,孙老师看见我怪声怪气的说:“行啊,你妈妈这次得了第一,厉害啊。哼,不就是傍了几个款嘛!有什么了比起的!”      我没说什么,从那以后,孙老师对我日渐疏远。一个月后,孙老师结婚了,她辞去了工作,嫁给了号称第一富翁的张三,作了他的九夫人。从此再无消息。      很快暑假到了,正好妈妈也休假。她带我出去旅游,我们决定去海滨旅游。那天妈妈身穿深灰色半袖警服,肩上佩带着警司的衔,下着警裙,肉色长统丝袜,黑色高跟皮凉鞋,乌黑的长发盘在脑后,化着淡装,英姿飒爽。无论在哪都引来无数男人的注视。妈妈将车停在山里,我们在快乐嬉戏,这时,远处来了四个骑马的人,妈妈看了一眼,以为是海滨旅游点的业户,没有在意。他们来到我们身边,下了马。为首的一个黑胖的男人看着妈妈说:“这个女警真漂亮!带回去玩玩!”      “大哥,你知道这小娘们是谁?就是上次选美大赛第一的东方月!大哥,你艳福不浅啊。”旁边的麻子脸笑嘻嘻的说。      “你们想干什么?我是警察!”      “知道你是警察,知道你是警花,今天就要玩玩你。”      他们向妈妈走了过来,我吓呆了,不知所措。妈妈果然身手不凡,三两下就将麻子打倒。      “哎呀,小娘们会两下子啊!”黑胖子走了过来,与妈妈交起手,三两下,将妈妈打倒在地,那三个人冲了过去,见妈妈已经昏了过去,便将妈妈搭在黑胖子的马背上,拉着我走了。      黑胖子在马上拍了拍妈妈的屁股“小娘们的屁股真渲嫩啊!一会尝尝滋味!”他们谈笑着。      很快,来到深山中的一个大院中。他们下了马,将妈妈抬进了黑胖子的屋中,而我则被关在了隔壁的屋中。我透过门缝望去,妈妈被放到了床上,妈妈依然在昏迷中,黑胖子轻轻脱下妈妈的鞋,坐在床边,轻轻将妈妈报起,解开妈妈的衣扣,脱去妈妈的警服,摘下妈妈白色的胸罩,硕大的奶子象小兔一样弹了出来,他轻轻抚摸着,舔着。他将妈妈翻过身,趴在床上。他拉开妈妈的裙子,将裙子褪下,露出紧包在薄如蝉翼的长筒肉色连体丝袜的肥臀和玉腿。他又将妈妈的连体丝袜和窄小的白色兜裆内裤脱去。他望着趴在床上已经完全一丝不挂的美人,很快脱光了自己的衣服,他的大鸡巴早已经翘了起来,他抚摸着妈妈雪白丰满的玉体,轻轻咬着妈妈的背、臀、腿,又将妈妈翻过来,贪婪的舔着揉摸着妈妈的乳,对着妈妈的小穴又亲又舔,还把舌头伸进去转着圈。虽然妈妈处于昏迷状态,但不由自主的发出娇柔的呻吟声,更使他感到兴奋。他分开妈妈的双腿,将粗大的鸡巴插了进去,有节奏的抽插着,妈妈不由自主的将双腿盘在他的腰上,双手搭在他的肩上,不时发出呻吟。插了一会,男人拔出了大鸟,将妈妈翻过身,这时妈妈已经醒了过来,“不要啊,不要~~~救命啊~~~”妈妈喊着。      那三个男人走了过来,紧紧将妈妈按住,妈妈撅着肥白的屁股挣扎着。男人拍了拍妈妈的屁股,扒开妈妈雪白的臀肉,将鸡巴从后面再次插了进去,妈妈大叫着。他粗大的肉棒戳穿了妈妈肥厚的屁股,深深地插进屁眼里,狠毒地抽插奸淫着妈妈的屁眼。他的双手绕过妈妈丰满的上身,抓在她的两个娇嫩浑圆的乳房上,用他有力的大手残忍地揉捏这两个雪白的肉球,用手指用力地揉捏两个娇嫩的乳头,妈妈不停地大声惨叫与他们哈哈的淫笑声交织在一起。虽然我看得很兴奋,但也不忍再看下去。我在这间黑屋中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领进了那间屋子,只见妈妈被困成一团,妈妈头发散乱,乳上,背上,臀上、腿上,被咬出很多紫色的齿痕,阴部和肛门红肿,很显然被摧残多时了。我扑过去抱住妈妈,妈妈看是我轻轻的对我说:“别怕,妈妈没事。”      “一会就来车,将你们送到张老板那去,那时你们就享福了!哈哈!”      “不要啊”,妈妈哭喊着。我不知道张老板是水,也不知道为什么妈妈这么恐惧。妈妈的衣物被装在塑料袋中,扔进箱子里,我也被捆绑上,和妈妈一起被装进这个大箱中。同时还有几个年轻漂亮的裸体女人被押了出来,装在别的箱中。我们被装上了车,车飞弛着。在车中,我问妈妈,刚才那人说的张老板是谁。妈妈告诉我,张老板就是孙老师嫁的那个男人,原来是个大毒枭,因为无证据而逍遥法外,现在他开了全国唯一一家人肉加工厂,本来肉源是自愿卖身的女人,但他经常捕杀一些良家的女人,同样也是无证据。      就这样,不知行了多长时间,我们被放了出来,这是个很大的庄园,我抱着妈妈的衣物被留了院中,妈妈和其他的女人们被送去洗澡后跪在院中。“老板和九姨太来了。”      我望去,只见一个中等身材的秃顶男人和一个身穿红色吊带短裙的美艳的年青女人走了过来。“啊,孙老师!”我喊了起来,“是你啊!怎么到这来了?”我向她简要说了经过。      “三哥,这是我最喜欢的孩子,留下侍侯我们吧?”      “美人说了,当然可以了!把这些女人都送到加工厂,宰杀了!”      “是!”      “等等!我听王胖子说,送我一个上次选美第一的那个女警东方月,她在哪呢?”      “三哥”,孙老师娇滴滴的拉着他的手说,“要她干什么,我要吃她的肉,赶快清蒸了,给我作好吗?”      “哎,好好!哪个是东方月,赶快宰杀了!清蒸后我和九姨太要吃!”妈妈被拉了出来。      男人走了过去,妈妈被绑着,和其他女人一样跪在地下,拨开妈妈的长发,看了看说:“不要杀了!留下来。你愿意作我的十姨太吗?”妈妈没有回答。      “来人,把她送到后花园的小楼上。作几套好裙子。”      “是!”      妈妈被带走了。      孙老师撅着小嘴,看样子很不高兴。      “俊华,美人,怎么啦?”他拍了拍孙老师的屁股说。      “怎么了,人家想吃东方月的肉,你不给人家吃,我能不生气吗?”      “这么些货呢,你再挑一个,咱们一起吃!你看这个怎么样?清蒸?红烧?炖了?烤了?”他笑着说。      “不,我就要吃东方月!”      “好了!”男人的脸沉了下来,“不行!别说了!”      孙老师没敢再说。      回到房间,孙老师趴在床上说自己累了,男人让我给孙老师捶背。      “你是东方月的儿子?”      “是。”      “你多大了?”      “十二。”      “走,你和我出来!俊华,你先休息,我一会就回来。”      孙老师没有说话。男人领着我来到后花园的小楼,上了二楼,进了屋中,屋内极为豪华,妈妈身穿一件粉红色的半透明睡衣,里面的内衣和内裤隐隐可见。足蹬白色高跟拖鞋,坐在沙发上。      “东方小姐,你儿子来了,作我十姨太吧,哈哈。”      妈妈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你不要不听话啊,否则就将你杀了吃肉!孙俊华要吃你的肉,我可没答应。”      “吃吧!我不当!”妈妈愤怒的说!      “吃了你,很容易,可是你别忘了,你儿子在这,这么好的孩子,送到泰国当人妖不是可惜了吗?”      “不要啊!”妈妈喊着。      “要不要的就看你了。”      “让我想想。”妈妈说。      男人坐在妈妈对面的沙发上,抽着烟看着妈妈。      妈妈沉默了十多分钟,对他说:“当你的姨太太可以,不过你答应我三个条件,少一个也不行!”      “呵呵,行!什么条件?你说吧。”      “你必须用人格担保,江湖上可是一诺千金的!”      “不怪是警察,你应该知道,我张三是说话最算的。”我保证!      “好,第一,我儿子你不许动他!要对他向自己儿子一样!”      “可以!”      “第二,我知道,你有合法经营人肉的资格,但你必须答应,肉源是自愿卖身的,不能再绑架良家女子!”      男人迟疑一下说:“行!”      “第三,我要吃孙俊华的肉!她不是要把我清蒸了吗?我要你把她杀了吃肉!就这三个条件,少一个也不行!”      “这~~~~这样吧,我们结婚后三天之内,行吗?”      “行!明天我们就结婚!”      “美人,太快了吧?一会,就送你们回家,但你要签好卖身契约,我怕你反悔。”      “行,现在就签!”妈妈很快签了卖身契约。      吃过晚饭,男人命人将妈妈的车开了过来。      “一周后,接你过来。”      “妈妈没回答,开着车走了。”回到家,妈妈还和往常一样,第二天报纸刊登出爆炸性新闻:南国第一美女,警花东方月自愿卖给张三为肉奴!还附有妈妈的自卖契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