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圈套】【完】

【圈套】【完】

【圈套】【完】

  看似连贯的事件在宏观的洪流面前,只是零落的碎片,情节,过程,细节什么的,也许只是每个人空白的想象而已,以下这篇文章,很多的空白大家可以自己想象。     这是文章的开头?这是文章的结尾?这是文章的高潮?我不知道,这只是个圈套。     窗外月光照海,阵阵轻涛拍岸。     我躺在床上,雪白的身子如大海般在我身上轻轻起伏,温暖的肌肤,丝滑的触感,温柔而甜蜜的香味,谁曾想到平时刻板严谨的物理老师也有如此性感妩媚的一面,谁曾想到平时中性的服装下有着如此惊心动魄的曲线,36D的奶子丰实而挺翘,挣脱束缚的她们欢快的跳动着,乳尖的那片小小的晕红是那么的可爱诱人,甜腻的声音在我耳边轻喘着,带着挑逗的丝丝颤音「老公!老公!」,湿润的唇含住了我的嘴,带着成熟女人的甜味,她的舌和我卷在了一起,满满握住她的双峰,感觉她大腿上的丝袜在自己腿侧的摩挲,那种感觉让我的下身阵阵发紧,她一把搂住了我的背部,让我不由自主的探起了身子,身形的落差使我埋进了那堆充满甜香的白肉里,我噙住了一颗葡萄贪婪地吃了起来。     「老公,老公,我……哦……」柔软的方寸之地一下子裹紧了我的肉棒,无数的火流在周围串动,然后是一波接一波的收缩,湿润的香味,嫩滑的肉感,如歌如泣的欢叫,紧紧的拥抱终于让我也爆发了出来。     「咯咯,你还真是色。」有人在轻笑,宛如一条嘶嘶的毒蛇,冰冷的黑暗瞬间包围了我……冰冷的黑暗让我清醒了过来,从梦境脱离出来的我发现自己全身都无法动弹,想挪动下身子都不可以。     「不用费劲了,我给你打的是肌体抑制剂,听说以前是KKB用的,后来就变成那些花花公子专门针对一些烈马的!很管用的,保准你一个手指都动不了。」一个熟悉的男声在我身边响起。     我的眼被黑布蒙上了,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相对的耳朵就显得异常的灵敏,除了这两个声音。     远远地似乎还有一男一女的声音传来。     「果然是你,我们不是给你50W了吗?你把建国绑到哪里去了?」那是我的妻子,H中的物理老师,李蓉。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好像是那个混混,王坤。     「你快放了他,不然我报警了!」「报警!」一阵物体的碰撞声抢夺声之后,房间里两人的呼吸凌乱了起来。     「你想干什么?不要,放开我。」屋里传来了李蓉喘着气挣扎的声音。     「哼,你老公强充英雄,害我损失了一大笔货,那么点钱就想了了?哪有那么便宜的事,老子现在就给他一顶帽子!好歹收点利息,嘿嘿!」男人也喘着气说道。     「救命!」李蓉尖叫了起来,刚喊了一半就被捂住了嘴巴,接着是一阵衣服的撕扯声,呜咽声,挣扎声。     「这下老实了吧,啧啧,没想到剥出来,你奶子那么大,皮肤真滑,你还蛮内媚的,你老公放着你这个宝贝不要,还来欺负我老婆,哼哼,就让我代替他来安慰安慰你!」男人淫笑了起来,李蓉呜呜的哀声挣扎着。     一阵刺眼的亮光之后,我逐渐适应了眼前的光线,我躺在一个简洁的客厅里,屋外的涛声,屋里的摆设我非常的熟悉,这里是这个海滨度假屋,我的妻子就在一门之隔的卧室里,我要去救她!可惜我连抬头也做不到!     「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她是我的了!」一个男人沉声在我耳边说到,「待会我会好好疼她的!」说到最后语调有种说不出的淫秽,听的我肺都快气炸了,是他,原来是他,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他设计的,这个人面兽心的东西!     要是思想能杀人的话,可惜我只能贴着地望着他的脚尖。     「看看你这个狼狈样,你的钱是我的了,你的公司马上是我的了,你的女人也马上是我的了,很恨我吧,滋味不错吧,」他扯起了我的身子,看着我得意的笑道,眼睛里里流淌着疯狂的恨意和胜利的满足,「等会我会让你看场好戏的,MARRY。」曾和我有过一夕之缘的妩媚女郎应声走了过来,架起了我,「要玩那个游戏了吗?」她舔了舔嘴角,脸上流露着异样的神采,「是的,把他带到隔壁屋里去,我们最喜欢的游戏要开始了!」男人凑过脸来给了一个湿吻,转身走出了大门「对了,这个,还有这个」涂着青色眼影的女人把我放在了椅子上,撑开了我的眼皮,捏开了我的下巴,把一瓶药剂倒进了我口里,然后再墙边按了下,我正对的墙壁变成了巨型的屏幕,此刻正在上演一幕让人愤恨的春戏,画面里妻子堵着嘴倒坐在墙边双手被撕破的衬衣裹住背缚在身后,黑色的蕾丝罩杯已被扯断一根吊带,可怜兮兮的垂在乳侧,两只雪白丰满的乳房正被男人亵玩着。     「啧啧,真软,真香」男人用手托了托妻子裸露的乳房,一脸淫笑地凑过去,伸舌从下到上舔了一下,一个特写瞬间从屏幕里跳了出来,一条猩红的舌头流着涎水舔过雪白的肌肤,在粉色的乳晕打了圈后,又轻轻在嫣红的乳珠上来回舔动了几下,然后又向上滑动,沿路留下了肌肤被舔过的湿痕和轻轻晃动的乳尖,妻子屈辱的摆动着身子,紧皱着着眉,两行清泪沿着眼角滑落在发髻。我愤恨不已,却可悲的发现下体竟有些感觉。     「不错吧,感官捕捉,实时影像,真是高档的玩意!」MARRY走了过来,解开了我的皮带,「男人果然是感官的动物!」男人来回舔了几下后就捧住妻子的双乳吃了起来,一个接一个的特写跳了出来,被大嘴包裹了大半的雪白,被牙齿噬咬的乳端,被吮扯拉长的乳房,有些酡红的双颊,湿漉漉带着口水的乳尖,雪白肌肤上有些刺起的毛孔,男人贪婪地嘴脸,淫秽的笑声,妻子痛苦屈辱的表情,苦闷的呜咽,我不想再看了,不想再听,可是我一点都不能控制自己的器官,只能悲哀着看着这幕春宫。     「爽了吧!」男人起身脱掉了裤子,把已经硬起的凑到了妻子的面前,乌黑的肉棒在她面前抖动着,「来,让我也爽一下。」他用那坨恶心的器物拍了拍妻子的脸颊,在她惊恐的眼神下,捏住了她的鼻子,拿掉了她口里的堵塞物,把住了她的下巴,下身凑了凑,硬的塞进了妻子的嘴里。     「呜呜呜……」妻子睁大了眼睛,流着泪被迫含住了男人的肉棒。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决意。     「靠!妈的!给脸不要脸。」男人忙不迭的后退,一挥手扇在了妻子脸上,妻子侧着脸昏倒在了地上,由于咬的十分用力,一抹鲜红的血丝淌在了秀气的下巴。     乱发盖脸,上身半裸,歪躺在地上的妻子看起来有一种凄婉的美丽,男人俯身撩高了她的裙子,把她的下体都暴露在了屏幕里,普通的肉色丝袜,式样普通的黑色蕾丝内裤,但当它们分别包裹在修长丰腴的大腿和神秘的三角地带之后,组合起来时那么的诱人。男人用脸从妻子的腿弯一直蹭到了腿根,然后他仿佛得到了什么似的,高兴地笑了起来。     「少他妈给我装淑女了,还不是让老子舔湿了!」他得意的把妻子内裤拨到了一边,俯身上去,一个私处的特写跳了出来,细细的绒毛微微的卷着,不少已经露在了内裤的外边,两片不大不小的肉唇周围十分干净,一滴细细的汁水挂在了还十分紧合的肉缝上端,男人的菇头抵了过来,赤红的前端微微地顶开拉长了两片嫩肉,白皙和赤黑,强横和幼弱,泾渭分明却又将要融合在一起,我有些控制不住的激动,MARRY有些可怜的看着我,「你今天肯定会死在这里的!」她有些叹息道,伸手轻轻握住了我的下身,微凉的软腻让我翘的更高了,男人吸了口气,伸手抓住了妻子的乳峰,粗鲁的动作让还在昏睡中的妻子呜咽了一下,「嘿嘿,真不错。」他开始准备发力了「王坤!」他从门外走了进来,屏幕骤然一片漆黑。     「想让我放了你?……真是没办法,……这不是钱的问题,我有把柄在他手里,只好对不起你了!」MARRY十分聪明,一个能从眼神里了解别人的心思的女人也是最会审时度势的,所以我无法说服她。     一会功夫,屏幕又亮了起来,他又不见了,只留下王坤有些不甘的看着歪靠在墙边的妻子,此刻她的嘴又被堵了起来,但似乎没有被侵犯过的痕迹。     不一会她幽幽的醒了过来,看到面前的男人,她不停的扭动着自己的身子挣扎着。     「嘿嘿,你可真是匹烈马呀!」男人赞叹道,「不过等会就……嘿嘿嘿……」他淫笑着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包药粉,倒进了冷水杯里,又从里面倒了一杯端到了妻子面前,望着惊恐的她,得意的说道「等会你就会乖乖的求我操了,一次,两次,三次……美人,你会求我灌满你的身子的!」他夹住了女人的下巴,在妻子毫无用处的挣扎中倒了一半在她口里,然后扑在她身上乱吻乱摸了起来。     一会功夫两人的鼻息都重了起来,妻子脸上的似乎多了些莫名的快乐。正在这时门碰的被撞开了,一个男人风一样的赶了进来,「混蛋。」他怒吼着,扯起了王坤和他扭打在了一起。但没几下就被王坤打翻在地,「原来是他妈小白脸呀,想英雄救美呀!」王坤狠狠地踹了男人几脚后,走到妻子面前扯住她的头发拖了起来,「多棒的奶子呀!多水嫩的皮肤呀。」他在身后捏着妻子的乳峰在男人面前揉动着,「你他妈其实也想上吧!」他拍了一把妻子的屁股,撕拉一下扯掉了一幅丝袜,妻子尖叫了起来。     「不要急,哥给她吃了些好东西,一会她就会HIGH上天的,那货吃了,不给人射个三五次,脑子可会坏掉的,等哥用完了,还有机会的,你先慢慢看着!」王坤得意的把妻子按在男人面前,卷高了裙子,特写一个个的跳了出来,妻子失神无助的眼睛,男人的愤怒挣扎,王坤的张狂,最后映在眼帘的是撅起的丰腴雪白的臀部和快被扯断的内裤。     「畜生!」男人像豹子一样从地上蹦了起来,顶住了王坤一直冲到窗口,哗啦一声,紧闭的窗户被撞碎了,王坤惊叫一声跌了出去,屋外夜色正浓,涛声依旧。     「小军!」妻子惊叫了起来,艰难的支起了身子「嫂子,我没事!我来帮你解开。」男人喘着气赶了过来,「他呢?」「好像摔死了!」「我们报警吧!」「好像屋里的电话都被剪了,我刚才赶得急,没带手机」「小军,多亏……多亏你了……不然我没法活了!」「嫂子,你脸好红!?」妻子听了之后,猛然警醒自己还赤裸着上身在男人怀里哭泣,她抬起头,男人脸上的淤青让她眼神一阵迷离,那是她动情时的表情,就在这时,恰好男人一个低头,两人错愕的吻在了一起,然后镜头流转,男人一步步顺理成章的动作,思绪已经有些迷糊的妻子虽然稍稍有些抵抗但不知不觉半推半就了起来,真是煞费苦心,MARRY有些嫉妒的说道,该死的阴谋,该死的圈套,我悲哀的看着一步步步入陷阱的妻子,咫尺天涯。     「不……哦……不要。」妻子软弱地抵抗着,一串串的泪珠不由自主的滴落在了乳沟里,而裸露着乳珠已经不自觉的挺起了,特写中男人的拇指和食指捏住了正在晃动的红豆,有技巧的搓动着。     「蓉姐,宝宝蓉姐,我好喜欢你,别哭,宝宝,我会心疼的。」男人在她耳边甜蜜的说着,在乳尖挑逗抚弄的手收了回来,捧住了女人的脸庞,在脖颈舔吻的嘴向上一颗颗的吮吸着女人的泪珠,有些感动的女人这次没有拒绝男人最后封在嘴上的吻,她稍稍抵挡了一下就配合了起来,缠绵热烈的激吻慢慢地剥离了女人的防线,当这个吻结束的时候,她已经只能喘着气软软地靠在墙上了,她的脸晕红一片,挂着泪珠的眼睛里荡漾着水光,柔弱无力的娇媚样子风情无限,看的男人一下把她顶在了墙上,把她的双手摊在了墙上,探头埋进了那温软香腻的乳峰里。     「你老婆还真迷人。」MARYY在我耳边有些嫉妒的吹着气,手又探到了下身「我们也正式开始吧。」她嬉笑着,轻轻撸着我慢慢硬起的肉棒。     看着自己的妻子像一只蝴蝶一样又一次被别的男人按在墙上耳鬓厮磨,那雪白的乳肉被吞进吐出,那嫣红的乳豆在男人的嘴里跳动,比刚才更加浓烈的屈辱感让我想发疯的怒吼,突然,我发现我稍稍能动下手指了。     妻子轻叫了一声,被翻身压在墙上,「蓉姐,我真的好喜欢你,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喜欢上了你……」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抚弄着妻子的各处,那嫣红的乳豆已经肿胀的如多汁的葡萄,雪白的乳峰上小小的的乳晕也已大了一圈,她的臀部随着男人的抚摸来回摆动着,一阵阵无法抑制的喘息如一蓬蓬炸裂的火花在我耳边回响,我固然恨的要命,但还是不自觉的很有反应。「真是悲哀呀。」MARRY在我耳边轻笑着,那声音中的语意像一块寒冰,随后她埋下身子含住了我业已挺起的分身,夹着刚才的余烬,一团火焰又包围住了我,我只能无助的挣扎着,看着眼前的屏幕,仍冰和火包围着我的身子。     男人舔吻抚摸了一会就把女人放倒在地上,撑开了妻子的大腿,边解裤子边俯身探了过去。     「不要,不要!」妻子尖声哭叫了起来,此时的妻子正瘫坐在墙边,被扯断了一根吊带的黑丝蕾丝象征性的滑挂在臂弯,雪白的乳波随着她有些强烈的挣扎一荡一荡的跳动着,她业已被分开的双腿努力地想脱离男人的双手并拢在一块。     「我不要这样,不要!」两行清流从凌乱的头发中留下,哀哭的声音带着些情欲的挣扎但更多的是无助的痛苦。     「蓉姐,怎么了。」男人顿住了身子,关切地捧住了妻子的脸,他拨开了妻子的乱发,那张清秀美丽晕红的脸上带着情欲的混乱,坚持的挣扎,如水的眼波里荡漾着迷乱和清醒!     「啧啧,你老婆也真贤惠,这么大药量还这么淑女,不过待会就惨了,越压抑越反弹呀!你也是呀,第一次!」MARYY得意的看着我,把我喷射在她手上的精液全数抹在了我脸上。     「不行的,这样,不行的!」妻子努力地摇着头,泪水又流了下来。     「看你的脸红成什么样子了,再下去就来不及了!我会负责的!」男人怒吼道。     妻子震了一下,但侧脸让过了男人吻过来的嘴,「不行的,送我去医院吧!」「来不及了,太远了,那样你会傻了的!」男人说完,奋力地掰开女人合拢的双腿。     「刘军!不要让我恨你!」妻子软弱的喘道,双手抵着男人的胸膛男人僵了一下,起身扣好了裤子,稍稍远离了妻子一点,赤裸的上半身在灯光下十分的健硕,「OK,蓉姐,但是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再不快点,你脑子会烧坏的!」「没……没关系的,刚才的时候,我已经想到方法了!」妻子看着面前的男子,饱满的胸脯起伏又有点急促了。「你留我一个人呆会,等我叫你了再进来,送我去医院。」「你呀,真不如你老婆!」MARYY缓缓地坐下,把我的分身纳入了体内,火热的媚肉蜂拥了过来,层层层叠叠的挤压让我无法自抑,「呼呼,不错吧,比上次更爽吧,我练过瑜伽的,怎么样,比你老婆爽吧!」MARYY有节奏的扭动着腰肢,时快时慢的控制着我的欲望,仿佛一个女王。但这样的技巧却无法和天然的恩赐相比拟,妻子是个绝对内媚的女人,只有进入过她的男人才会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舒爽,什么才是真正的快意,只有领略过她高潮的男人才会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极品,什么才是男人的天堂,那是怎么锻炼也无法获得的,只有我可以拥有的美好,有人将要在我眼前赤裸裸的掠夺,我微微曲了曲手指。     「看来玩的很高兴呢!」男人走了进来。     「看来,哦!看来,你玩的不是很开心呢!」MARYY喘着调侃着。     「哪里!这样才有趣呢,你说是吗?」男人走了过来,解开了拉链,MARYY熟练地的掏出了他有些肿胀的肉棒,吱吱的吃了起来,粗大的尺寸弄的她口水涟涟,上下两口都被填满的女人快活而急速的动了起来,而屋里的两个男人的注意力却都集中在了屏幕上。     复眼,全球最先进,价格堪比黄金的实时影像无障碍特定捕捉和限定系统竟被布置在一间简陋的度假农舍里,但它起到的效果也许会让屋里的两个男人认为物有所值,我完全沉浸在那无比诱人的香艳画面中,甚至连自己什么时候射精的都不知道了,那是任何顶级片都无法比拟,那也许是我一生中都无法看到的景象,那影片的女角正是自己的妻子,屏幕里的妻子蹙着眉,细白的贝齿紧咬着一只罩杯,黑色的蕾丝和红色的嘴唇,微微的鼻音配着似痛苦似快乐的神情是那么让人销魂,她依然瘫坐在墙边,一只洁白的手有些放肆的揉动着另一边的乳房,由于手臂的紧压,使空落的一只乳房不时地被挤成雪白的圆饼,另一只手撩起裙子在底部的阴影里揉动着,动作时轻时慢,包裹着肉色丝袜的修长大腿也随着动作时而分开时而合拢,渐渐地连身子也随着底下的动作抖动了起来,不一会,她便僵在那里一动不动了几秒钟,手紧紧地掐在乳肉里,随后而来的一波波雪白的抽动让我感觉又在MARRY体内硬了起来。     「真棒!」MARRY看着屏幕叹息了起来,语气中很有些嫉妒,男人的精液还挂在她嘴边。     「第三次了吧?」「他也是个猛男呢!」MARRY低下头吻住了我,口里的腥味让我一阵恶心。     「肌体僵硬剂和A药剂大概还有5个小时,我会让你上天堂的!我会好好感谢你老婆给我看的这场好戏。」男人看了一眼屏幕中妻子双腿间流在大腿上的汁水,走了出去。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屏幕里的男人的背过身急冲冲的解释着,「我见有一会了,有些担心。」「不要紧的,我好多了!」妻子见扣带已被撕断,而衬衣又被撕破了,只能背过身套了件外套,有些开口的小西装若隐若现的给刚刚高潮过后的女人凭添了几分诱人。     「真的没事了吗,我看你脸好红!」「好多了,对了,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妻子的眼神有些不对,总有些瞟着男人看。     「告诉你,这种药不动情欲就只是普通的维他命,一旦……呵呵,那就是洪水猛兽!」那条毒蛇又在我耳边轻轻嘶叫,扭动了几下重的,让我快要麻木的下身感到了一阵阵的发紧。     「隔壁房间发现的DV,可能是那个混蛋的东西,我来看看有没有陈大哥的线索。」男人说完打开了DV。     「那我也来看看,也许能发现点什么。」妻子凑了过去,想看看视频里。     看了几眼她的脸就变得更红了,然后脸又变得煞白,整个人楞在了那里,泪水夺眶而出。     男人忙不迭的关了影像,但是透过复眼我清楚地看到那是那晚我和MARRY的视频,眼看着妻子一步步的掉入男人的圈套,我不能言不能动,且要眼睁睁地看着,混蛋呀,畜生!我的身体快动起来呀!     MARRY突然退了开去,我赤裸的下身就这样怒挺在空气中,「接下来发生的事,绝对不会让你软下来的,这可是他最擅长的!」她恶毒的宣告着,让我头皮发麻。     关掉DV后两人有些尴尬,沉默中男人胡乱的拿起桌边的杯子喝了口水。     「小军!」女人警醒过来想要阻止的时候,男人已经喝了一大半了。     「怎么?」男人疑惑的看着女人,呼吸却慢慢急促了起来「这刚才我被逼吃的……」「……」男人沉默了下,再抬头的时候,眼睛里有种异样的光彩「我……我来打电话叫……叫救护车!」随着男人的走近,妻子慢慢的退到墙角。     男人胡乱的叫了一声,一把抱住了妻子,嘴在她的脖颈里乱拱。     「控制点,小军!……你冷静点!」妻子哀叫道,她的外套被扯成两半,丰满的胸部又一次的显露在男人的眼前,这一次男人没有再怜香惜玉,他把妻子压在墙上,把她的双手提起,一手压住,另一只手粗鲁的在她胸前揉动了一会,然后沿着光滑平坦的小腹直接插进了下腹,真丝的裙子悲哀地被扯落在地上,他的手肆无忌惮地隔着蕾丝内裤揉搓了起来。     「快醒醒,小军,唔……我们……唔……不能这样,唔唔唔……」妻子一边躲避男人的热吻,一边哀求道,忽然她软了下来。     「你老婆还是个菜鸟呢!怎么能跟老手比,啧啧,里面还这么红!」MARRY调出了特写画面,此时男人已把内裤拨到了一边,两根手指探在了妻子的私处,或浅或深的扣挖着,随着手指的翻动,抽弄一片片的肉红显现在了屏幕里和上方纤细的绒毛构成了无比诱人的图景,清亮的汁水更给这幅春景增添了最浓重的淫靡。     「呜呜呜呜……」妻子哭了起来。     男人猛的脱开了身子,双手猛的在脸上狂扇,「快,你快走!」他哑着嗓子吼道。     看着男人有些扭曲的脸,妻子的脸上满是含着泪花的感动。她稍稍犹豫了会,满脸晕红的低声说道「我……我来帮你!」「别过来,会害了你的,你别管我,你快走。」男人痛苦的弯下腰,但我看到了他上翘的嘴角。     「没问题的,我会帮你的!」我看见了妻子脸上闪现了一种圣洁,她靠了过去。     两人搂在了一起滚到在床上。     「小军,……唔……别……你控制点!我会帮你出来的!」妻子一面抵挡男人的拥吻纠缠,一边探手插进男人的下腹,可情形比她想的更为不堪,男人难耐的脱光了下身,赤黑的肉棒如狰狞的毒龙般在她手中跳动,在床上的翻滚使两人的肌肤不断地厮磨着,一股雾气蒙住了她的眼睛,她喘的很急,脸红的如同滴血一般。     而不断翻动的身子使手里的肉棒一次又一次的脱离了她的纤手,一次次的触碰在大腿内侧,雪白的臀侧,有时甚至会像鞭子一样弹抽在她的阴户上。     又一个翻身,男人牢牢地把她固定在身上,粗黑的肉棒势不可挡的顶在了正中心,妻子勉力的凌空骑在男人身上,只剩下内裤和丝袜的她双手软弱的拢着男人的肉棒哀求着「马上就好了,小军,你再忍忍!」声音里竟然透着些软糯和滑腻。     「啊!」男人的双手扣着臀瓣刺进了沟壑里,妻子浑身都软了下去,男人的怒龙挣脱了她的双手弹了出来,正好抵在了她的蚌肉上。火热的力量使内裤都有些凹陷在密谷里了,她有些悲哀的闭上了眼睛,「不……不要……」在软肉上一跳一跳的火热使她说话的力气都有些没了,「我们……我们会后悔的!」「傲!」男人怒吼了起来,特写中两瓣雪白的优美弧线被一双大手挤在了一起,一个赤红的菇头从密合处挤了出来,随后又埋了回去,这样进出了一会功夫后,妻子呜的轻叫了起来,一一股股浓密的白浊如喷泉般从她的臀缝里冒了出来。     「你……你没事了吧!」妻子顾不得擦拭两腿间的污渍,探首询问。     「我好想……好想要呀!」男人一个翻身把妻子压在身下。     「可是……你已经!……怎么可能!!」妻子瞧了一眼男人依然硬挺的下身,轻轻地惊呼了声这次男人什么也没说,低头钻到了妻子胯下,「果然软不下来吧,都快射了,呵呵!」MARRY轻轻地弹了下我的菇头,「没想到能做到这种地步,你老婆也该死心踏地了吧,最后一根稻草了,哟,哟,别这么瞪着我,刘军的口活可好了,看的人家又有些痒痒的了,便宜你了。」她扭着腰又跨到了我身上。     口活,这终于成为了今晚的最后一根稻草,失踪,威胁,暴力,猥亵,药水,情欲,背叛,英勇,坚守,感动,而男人的舔吻终于最后打垮了妻子的防线,她双手交叠着反手盖住了眼睛,剧烈地喘息着,洁白的大腿无力地分开着,随着男人的舔动难耐地伸缩着,我们很少进行这样的舔吻,而眼前这个男人恰好精于此道,他双手扒在妻子大腿内侧,用拇指扒开妻子的内裤和两瓣肉唇,用舌时而上下舔动,时而轻刺内里,玩弄了一会后,他猛的含住了整个阴户吱吱的吮了起来,妻子抖动了起来,再也没说一句话,「给我!你不会后悔的!」男人直起身喷着热气在妻子耳边低吼。     「嗯!」轻轻地鼻音如最勾魂的符咒,妻子仿佛决定了什么似的,软软的摊在了床上,再也没有一丝的抵抗,男人一把扯断了妻子的内裤,分开了她的大腿,把那硬的不能再硬的肉棒顶在了女人的腿心,稍稍滑动了几下后,他有意无意的稍稍挪动了下身子,让屏幕里的画面变得毫无遮挡,然后挺动屁股慢慢地挤了进去。     「啊!」女人轻叫了起来,似痛苦,似哀伤,似解脱。她抬手圈住了男人的脖子。     赤黑的肉棒挑开两片软肉,那张开的两片花瓣温柔的包裹住了硕大的前端,然后是青筋毕露的肉根,可以明显看到男人的血管收缩了几下,一股股汁水从紧密契合的两者间蜂拥而出,这样的特写让我的眼睛都发红了,我的太阳穴突突直跳,心中最珍贵的被夺去的感觉让我第一次如此恨人!     「真紧!真爽!」男人顿了顿,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神情,然后稍稍后退了一点,又一次深深地埋了进去,妻子侧着脸躺在床上,披散的头发挡住了大半的脸颊,软软的叹息从微张的小口里飘荡了出来,白皙的脖颈和柔美的锁骨构成的图景给人一种想要狠狠蹂躏的感觉。     「真大,真漂亮,……我最喜欢蓉姐这样的乳房了!」男人赞叹道,一只手撑在妻子枕边,另一只手用力捏住妻子的一只奶子,他狠狠地把那只雪白的蜜桃压成了圆饼,不少的白肉从指缝里挤了出来。     「啊啊……」妻子叫了起来,双手抓紧了被单。     「对……嗯!就这样,宝宝,这里就我们两个人,别怕!」男人喘气说完后,猛力一顶终于探到最底,妻子欢叫了起来,这次明显声调高了些。     「喜欢吧!」男人得意地大力抽插了一下。     「……」「舒服吧……喜欢吧!」男人边说别又大力抽弄了几下,两人的下身发出了啪啪的声音。     「啊……啊……啊。」妻子没说话男人稍稍退出了一半肉棒轻轻在里面磨动了起来,不一会妻子便难耐的不自觉地扭动着腰肢,屁股也开始一凑一凑的追动了起来。     「喜欢这样……还是这样!」男人在妻子的欢叫声中尽根没入,随后又退了一半给了几下轻的。接连好几下后,再一次满根没入的时候,妻子盘起了双腿夹住了男人的腰肢,「给我!」她颤声说道。     「大声点!喜欢这样吗!」男人得意地奋力抽插了起来,两人的交合处汁水飞溅。     「啊啊啊……是这样,这样呀!」妻子上身挺了起来半挂在男人身上,胡乱凑动着。     「很失望你老婆这么快就投降了吧!你不是女人,不知道被男人插有多爽,你也不会知道他的肉棒又多好,那简直是女人的恩物,快活的源泉,比你的大,比你的长,比你的有棱有角,在那么大剂量下坚持这么久,也算很不错了,不过女人终究是女人,你看,你看,你老婆快要爽翻了,接下来就会向母狗一样撅着屁股求着不停挨操了,而你呢,也就这么看着精尽人亡了!」「操你妈!」我一个头槌撞晕了错愕的MARRY,和她滚到在地上,快动起来呀,我的身子!     屏幕里妻子已经陷入了一种迷乱的状态,她被男人翻过来跪在了床上,她有些胡乱地晃动着屁股,寻找刚刚脱离的肉棒。     「别急,宝宝!」男人双手摊在丰盈的臀瓣上抚摸了几把后,掰开了臀缝,一个嫩红的小洞正汩汩的溢着半透明的汁水,沿着大腿根部流淌在丝袜上。     「叫我老公!」男人俯身过去,轻轻把肉棒摆在洞口「老公!老公……快给我!」妻子有些神志混乱了「宝宝乖!」男人冲了进去,胯部重重的拍打在妻子的臀尖,「啊!」妻子欢叫了起来。     「真紧,真爽,你真是个极品呀!」男人一边大力抽动着一边不时探身揉动钟垂的双乳。看着屏幕里疯狂交媾的男女,我发现我全身渐渐地有些知觉了。     「再给你个爽的吧!」男人牢牢顶住了妻子的臀部,屁股圆周的动了起来,双手探进了女人的密处扣挖了起来「啊!啊!……」妻子嘶声叫了起来,到后来竟然都无法发出声音,她的身子猛的弓了起来,双手胡乱地在空中抓了几下,便如中箭的白雁一样刷刷的快速抖动着。     「靠,竟然会咬人一样,真爽,极品中的极品呀!」男人也猛的瞪大眼睛。     「不行了!」在女人的抖动中,他的双臀也猛然绷紧了,他死死地顶住女人,鼓胀的卵袋不停地抽动了起来。     一片白浊浸满了整个屏幕,而房间里只有昏迷的MARRY了。     全剧终     后记     下面呢?